<address id="951pd"><listing id="951pd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951pd"><dfn id="951pd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951pd"><dfn id="951pd"><menuitem id="951pd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951pd"><listing id="951pd"><mark id="951pd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
    <form id="951pd"></form>

    <span id="951pd"><track id="951pd"><em id="951pd"></em></track></span>
    <form id="951pd"><nobr id="951pd"></nobr></form>

    <sub id="951pd"><listing id="951pd"></listing></sub>

    大學生村官

    各地
    招考

    您當前位置:大學生村官公務員考試網 > 村官 > 招考 > 時政熱點 > 2020大學生村官時政熱點:教育在擁抱信息化同時,更

    2020大學生村官時政熱點:教育在擁抱信息化同時,更要守住育人的本心

    2020-07-06 10:31:42 大學生村官 http://www.huatu.com/ 文章來源:人民網

      【導讀】華圖大學生村官考試網同步人民網發布:2020大學生村官時政熱點:教育在擁抱信息化同時,更要守住育人的本心 更多資訊請關注華圖微信公眾號。

    疫情發生后,在經歷過這場“史無前例、世無前例”的大規模在線教育實驗后,學校的教育信息化之路該怎么走?山西太原市第十二中學校長馮國雷給出的答案是:未來已來,線上線下教學相結合的“混合式教學方式”是網絡時代教育教學變革的必然。在這個過程中,更要守住教育本心。

    線上教學既考學生又考老師

    太原市第十二中學多年來的教育信息化探索,在此次網絡教學中大顯身手。

    “我們學校共有102個教學班,400多位老師齊上陣,均為原班級、原任課老師、原課表。”馮國雷說,得益于多年來軟硬件設施設備的不斷更新,更得益于教師信息化素養的培養,學校僅經過5天的建群培訓和網絡測試,全體高三師生就以原班級為單位,正式開始網絡直播授課。

    馮國雷對在線教育的關注起于2013年左右慕課在中國興起,慕課的教學方式讓馮國雷眼前一亮:“網絡時代,在線教學是大勢所趨,必將帶來教學方式和學習方式的變革。”正是基于對這一趨勢的認識和把握,馮國雷在學校開始了教育信息化探索。

    最初的摸索是從一塊平板電腦開始的。馮國雷給有嘗試意愿的老師每人發一塊平板電腦,讓老師針對某個知識點或典型題錄制成微課,學生可以反復觀看,老師也無須不停講解。他帶著老師去北京、上海等地考察學習,慢慢地,來領取平板電腦的老師從最初的30人逐漸增加到60人、100多人。

    馮國雷說,微課的應用解決了傳統教學的隱性問題,學生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和節奏去學習,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個性化學習。

    條件逐漸成熟之后,學校從2017年開始,在初中年級實施“融e課堂”實驗教學,倡導推進“基于現代信息技術應用的問題驅動課堂教學模式”,實現教師教學方式和學生學習方式的變革,為學生自主學習、個性化學習、碎片化學習提供了全面、多樣、充足的支持。

    如果給學校在疫情期間的在線教學打分,馮國雷給老師打出的分數是90分,學生是80分。“線上教學既考學生又考老師。”馮國雷說,老師們的教學態度和敬業精神應該打滿分,但線上授課技能還有待進一步提升;對學生來說,自律性和自主學習能力強的更能適應這種模式,反之學習效果就大打折扣。

    未來學校的圍墻將隱形化

    “疫情期間大規模的在線教學,對于教育信息化是一個大的促進,提升了教師和學生信息素養,這是任何人為的布置都起不到的效果。”馮國雷認為,學校應該借勢進一步助推教育信息化與教學的深度融合,讓線上線下教學相結合成為常態,學校一直推行的“融e課堂”就是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典型。

    “融e課堂”,是信息技術與教學的融合、融通。字母e代表高效的efficient、電子的electronic、也是令人快樂的enjoyable。到底什么樣?記者隨馮國雷一起旁聽了一節課。

    這是一堂由孟娟老師講授的初一英語課。孟老師手持一臺平板電腦,學生的課桌上也是一人一臺。

    沒有紙質課本,教材內容都在平板電腦上,孟老師可以用觸控筆在上面劃重點,遇到一些句子和段落,可以打開視頻或音頻。每講完一部分,孟老師會出一個小測試,學生在平板上作答,很快就能顯示出誰已提交,正確率是多少。答對的同學,孟老師會獎勵一朵小紅花,她也會根據答題情況,有重點地講解。一堂課結束后,根據本節課答題表現,平板電腦會自動排出個人金榜和小組金榜。

    “再也不敢走神了。”初一學生劉鴻說,現在的課堂不僅生動有趣,而且有隨機抽答、快速問答等功能,一走神就會被老師發現。同時,在課堂上,他也比以前更膽大了。“以前上課舉手是件特別難的事情,怕出錯,但現在用觸控筆直接寫到平板上就可以,大家回答問題也更積極了。 ”

    有趣的設計讓一些同學似乎找到了學習的樂趣。“積極回答問題、課下認真寫作業,就能贏學豆。”初一學生席梓萱說,得到100個學豆就可以買一朵虛擬玫瑰花,獻給老師。“我們挺在意學豆,如果被扣了就會很沮喪。如果表現好的話,還能獲得各種徽章,比如刷題王、優秀之星、進步之星、預習達人等。”

    孟娟當了20多年老師,過去完全憑經驗教學,“學生哪里會哪里不會,我自以為很清楚,但現在才知道,自己并不那么準確了解”,信息技術讓她的教學更加精準。

    “過去信息技術是一種工具,輔助老師的教育教學,如今我們應有更高的追求,通過信息技術改變傳統的教育理念、教學方式和學習方式。”馮國雷說,過去人們認為,只有在課堂上、學校里才是學習,但借助信息化手段,可以實現時時學、處處學,未來學校的圍墻將隱形化。

    馮國雷說,傳統教學方式是以老師為中心,老師教、學生聽,信息化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可以真正實現“翻轉”課堂,從“教師的教為中心”翻轉為“以學生為中心”,用技術搭建個性化、情景化的自主學習平臺,在學習過程中增加互動的空間。老師的教學也將更加精準、高效。

    老師、同學之間的生命影響不可取代

    中央已多次發文,對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指明了方向。但探索基于信息技術和互聯網的新模式,重構教育生態,實現教育現代化仍然任重道遠。

    馮國雷說,信息化推進的一大阻力是一些教師不愿走出舒適圈,認為傳統教學方式足以應對,對于信息化手段,不是棄之不用,就是將其作為點綴。這一固有思維應當首先改變。

    另外,盡管目前科技在教育領域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,但馮國雷強調,信息技術仍是一種手段,教育不只是冰冷的知識傳遞,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是學生、師生之間建立的學習場。“教育是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朵云推動另一朵云。”馮國雷說,不論信息化技術發展到何種程度,都不能取代老師、同學之間的生命影響。

    “無論如何,未來已來,將至已至。信息技術服務于精準化教學、個性化學習和教育教學管理會成為未來學校新樣態。”馮國雷說,對于教育信息化,所有教育人都應該積極去面對,適應大數據、云計算和人工智能時代教育教學領域的深度變革。

    (編輯:admin)

    圖書

    有報考疑惑?在線客服隨時解惑

    公告啥時候出?

    報考問題解惑?報考條件?

    報考崗位解惑   怎么備考?

    沖刺資料領?

    彩经彩票